当前位置:主页 > 法律在线 > 多国外企高管:戒掉“中国之瘾”有多难_国际频道_东方资讯

多国外企高管:戒掉“中国之瘾”有多难_国际频道_东方资讯

文章作者:admin / 发表时间:2020-06-19 / 点击:

美国《纽约时报》6月15日文章,原题为:戒掉“中国之瘾”,龙虾、照明和马桶业者讲述这有多难。人们长期担忧世界经济对中国的依赖性,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加剧,许多国家正在试图减少与北京相关业务的接触。但是,实际做出生产和销售决定的不是政府而是企业,他们考量的要复杂许多。戒掉“中国之瘾”并非易事。中国的经济实力仍是避免全球持续衰退的最后希望。

“疫情暴发之初,我们在想,我们还能去哪里?”西澳大利亚州第三代龙虾渔民卡马尔达说,“后来世界其他地方也受到了新冠病毒的侵害,而只有中国在逐渐恢复正常。”

上世纪90年代,卡马尔达捕捞的龙虾会出现在许多国家的餐桌上。新鲜龙虾出口到日本,虾肉罐头出口到美国,其余流入澳国内或者邻国市场。但中国从2000年前后开始以更高的价格加大采购量。这带来了近乎完全的依赖:到今年年初,澳大利亚95%的刺龙虾卖给了中国的销售商和餐馆。

“为了减少对中国的依赖,我们讨论过不同的策略,”卡马尔达说,“就是没机会落实。”疫情暴发时,中国停止了龙虾采购。这导致澳西海岸的234艘龙虾船全部停止捕捞,2000多人停工。

龙虾加工商试图快速实现市场多元化,给曾经合作过的每个国家的买家打电话,尝试恢复几十年前的老关系。但这些并没有带来太多好处。2月到4月出海的捕捞船很少,产量并不大。卡马尔达大约一个月前才重新出海。他又开始接到来自中国的订单,价格约为1月时的一半。订单都不大,但是该行业已经统一了意见:恢复与中国的联系,而不是寻找其他市场。“即使价格降低、数量减少,我们还是需要找到供应中国市场的办法,因为满足中国市场需要对我们来说是可行的。”澳西部岩虾协会会长泰勒说。

总部位于德国慕尼黑的照明设备企业欧司朗的首席执行官柏利恩说,他不指望中国的销售会再次拯救德国工业。他说:“中国仍是一个市场,但不是一个成长型市场。”但问题是,没有其他市场可以取代中国作为世界增长引擎的地位。柏利恩说,印度有潜力,但该国市场太乱。油价暴跌则让沙特和卡塔尔等中东国家不再像以前那么富有。

日本最大的马桶制造商东陶1985年在北京成立了办事处,公司对中国市场的依赖随着中国的崛起也越来越大。去年,东陶海外销售额的一半来自中国,它在中国有7家工厂。即使在今年1、2月份,中国的防疫隔离措施使东陶的生产延误和收入损失之后,东陶也从未考虑过离开中国。

一方面,中国是一个住房拥有率很高、可支配收入不断增长的巨大市场;另一方面,许多中国工人拥有东陶需要的技术技能。东陶发言人阿部园子说,公司高管们每天开会讨论的是“我们如何能适应形势”。尽管在泰国和越南也有工厂,但东陶没有试图转移生产。

高盛驻东京的日本股票首席策略师凯希?松井说,在严峻的经济压力下,即便是那些反对中国政治的人也感到,他们需要中国经济来维持繁荣。“世界是相互联系的,”她说,“因此,中国经济持续增长对世界几乎所有主要经济体来说都至关重要。”(作者达米安?凯夫、莫托科?里奇、杰克?尤因)



Power by DedeCms